服务热线:4000-288-501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站新闻 >

共享取代购买! 伦敦借物馆开张 家电、登山包百

时间:2021-05-13 11:15:32 文章作者:www.cpdj.net 点击:25 查看次

如果你家的地毯超脏,但是客人就要到了,你可能有几种处理方式:买一个地毯清洁机、请清洁公司专员来处理,或是到专业机具店里租个地毯清洁机。但如果你住在伦敦南部的西诺伍德(West Norwood),现在还可以有个新选择——你只要花个 9 英镑(约新 360 元)到附近的借物馆 (Library of Things)借一台地毯清洁机来用就可以了。

不用买了,来借东西吧!

这是个很简单的概念。26 岁的借物馆共同创办人蕾贝卡.特里维廉(Rebecca Trevalyan)表示。

甫在 7 月开张tuanjian家实体店铺,借物馆标榜不需会费,每个人都能免费申请,并享有每周租借五项物件的权限。9 英镑的地毯清洁机是借用费zui高的物件之一,其他大部分的物件只要 2 到 4 英镑(约新 80 到 160 元)就可以借回家。举例来说,2 英镑可以借到园艺耙子,4 英镑可以借到面包机。

会员们只要浏览线上清单,就可以看到所有可供租借的物件,包括各种 DIY 器具、露营装备、厨房用品,甚至是潜水衣。

我们运作的方式是,借物馆拥有物件的所有权,然後用很低的价格租借给民众。至於租用费,则取决於该物件的价值和抢手程度。特里维廉说明。

zui早,特里威廉和另外两位创办人透过 Kickstarter 募资平台,成功筹措了约 1 万 4500 英镑(约新 60 万元)的创立基金。根据《英国卫报》报导,虽然 7 月实体店铺开始营运时,借物馆只吸引了 150 位会员加入,但他们积极寻找发展机会,未来潜力不容小觑,目前已获得当地特力屋公司赞助总价 1000英镑(约新 4 万 1500 元)的等值物品;此外,zhiming户外用品品牌贝豪斯(Berghaus)和巴塔哥尼亚(Patagonia)也赞助了登山背包、旅行帆布袋和其他物品。

我们希望这些借出的物品都能有第yiliu的品质,所以尽可能不接受二手物品捐赠,因为我们必须确保物品的使用能安全无虞,尤其是电器设备。特里维廉补充。

实体店铺内部陈列。(摄影:Sebastian Wood。)

图片Library of Things。

根据《英国卫报》报导,除了借物费用外,他们还希望透过贩卖自有品牌商品,以及螺丝钉和清洁剂等附属产品来创造更多收益;借物馆也赢得英国皇家文艺学会(Royal Society of Arts)的扩展促进奖(Scaling Catalyst Award),制作套装教战手册,将借物馆的商业模式推广给其他组织;此外,他们也开设新兵训练营来帮助其他组织设立自己的借物馆。

我们希望借物的概念将来会出现在各种形式里,例如图书馆、住宅房产、社区中心和商店。特里维廉说。

每年千亿美元产值 共享经济蓬勃发展中#p#分页标题#e#

相较於直接购买产品,贷款、租借、交换等方式都能帮助人们达成目的,也都是过往就已经出现的服务,但像借物馆这种不贩售所有权的共享模式,在网路革命的推波助澜之下,产业正扶摇直上。根据guoji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(PwC)2014 年的调查报告,预计到了 2025 年,共享经济 (sh团队拓展训练aring economy)的全球产值可达每年 3350 亿美元,相当於传统租赁部门的预估产值。

共享经济的zhiming案例包括共乘业者 Uber、汽车随停随租的 ZipCar、和任务小帮手 TaskRabbit 等,纷纷在各自产业带来革命性的冲击。因此,许多传统业者纷纷跳出来抵制这些创新的共享服务模式,例如,全球饭店产业就对 Airbnb 网站(注 1)持反对意见。

注 1:Airbnb 是一个guoji订房网站,直接媒合欲出租房子的屋主与有住房需求(通常是因为旅北京拓展基地游)的客人,Airbnb 则从中收取佣金。

然而,借物馆的企图心与这些案例不同。特里维廉认为,借物馆的目标在於如何让一个组织能为在地社区和会员负责,并且会员之间形成真正的对等式网络体系(peer-to-peer,译注:又称点对点技术,即不依靠一中心伺服器,而是由用户端形成的节点互相连结和分享资讯)。这和优步的模式相当不同,因为 Uber 的开放平台仍被私人操控与拥有。

其他想像:时间做为一种货币

另一个相似的案例是位於伦敦的工作分享平台小时经济 (Economy of Hours,简称 Echo ),该网路有超过 3000 位使用者,在这个平台上,会员彼此用各自的时间和技术进行平等交易。不论提供的是设计还是剪发服务,都是用一个人一小时的技能换取另一个人一小时的服务。但是,不同於其他大型技能交换组织,例如 TaskRabbit、Fiverr、和 PeoplePerHour,小时经济并没有实际的金钱交易。

小时经济的营运总监莎拉.亨德森(Sarah Henderson)表示:我们从共同创造的民主概念为出发点,让每个人都能在创造的过程中享有同等的尊重与参与,这是我们的核心理念。

在小时经济的平台上,会员可以交换彼此的时间来获得不同服务。

图片撷取自Economy of Hours网站。

小时经济被登记为一家社区利益公司(a 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)。亨德森向《英国卫报》透露,目前遭遇的zui大限制还是资金。因为没有任何利润,该公司只得依赖补助金、志工和慈善捐款来营运,并支付三位员工的薪水(上述谈到的借物馆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员工有给薪)

扩大营运模式的规模总是一大挑战。专业顾问组织未来论坛(Forum for the Future)永续商业主任班.凯勒(Ben Kellard)表示,社会企业总是有远大的理想和创意,但他们缺乏资本和市场。相较之下,一般大企业缺少理想和创意,但却坐拥充沛的市场与资金。理论上,丰沛的创意和理想,应该会与大规模的资金及市场完美结合,但是现实往往不是如此。
#p#分页标题#e#

然而,凯勒认为共享经济是不可逆的趋势,企业若忽视这些崛起中的创新者,等於是在拿未来的发展开玩笑。目前,与这些新创公司发展网络连结和实验性合作模式,可能比建立wanquan的合夥关系更为实际。这样的例子包括一开始设立於哥伦比亚的创投公司 Wayra(注 2)。

注 2:Wayra 是由日常用品及食品龙头联合利华成立的创想平台 Unilever Foundry 和西班牙电信公司(Telefonica) 共同创立,目前已资助超过欧美 350 个新创公司的成立。

另一个共享经济社会企业需要跨过的障碍,是市场需求仍然不高。特力屋资助的街头银行(Streetbank)创立人山姆.史蒂芬斯(Sam Stephens)忧心地表示,现在民众可以轻易地上网消费,可以说是盲目消费zui猖獗的黑暗时代。他担心,可能必须透过金融海啸这样的经济灾拓展培训项目难,才能让一般消费者认真考虑以共享取代购买。

不过,史蒂芬斯仍怀抱希望,也许有朝一日能透过民主运作及社区自有的共享经济模式,扭转消费资本主义(consumer capitalism)挂帅的局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