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0-288-501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站新闻 >

谢哲青 X 方序中大师设计书封,给阅读的你一片

时间:2021-05-16 14:30:03 文章作者:www.cpdj.net 点击:26 查看次

透过外表初步认识一个人是zui直接的方式,那可不可以在书封设计认识一本书呢?

一个舒爽的初冬午後,MyDesy 与《星空吟游》作者谢哲青及书封设计方序中约在民生社区的咖啡店碰面,聊聊这次为什麽以星空为题来书写,也聊聊这次被出版社视为破天荒的书封设计。

《星空吟游》作者谢哲青(左)与书封设计方序中(右)

从书的外表谈起,将对星空的凝望握在手中

关於《星空吟游》谢哲青说,这次表达的意境非常抽象,虽然内容是具体的,但当大家看到书名的时候,可能不容易去想像是什麽样的内容。所以当初在谈书封设计的时候,觉得这本书应该要给读者别於以往的感受,书的内容与封面的设计、手感应该是相互关连的,於是对方序中说: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,是一种永恒的形式,那我们可不可以触摸永恒?把人类千百年来对星空的凝望握在手里是什麽感受?

拿到这本宛如夜空一般的书时,首先注意到的是全黑外衣上随灯光现形的深蓝色书名,还有上面的小孔洞,很直觉地将它打开、里里外外翻了翻,又透过光现看看这些小孔,想看出个端倪。

关於这些细节,方序中说,实体出版在数位化的冲击之下,会希望提供给实体物品更多的层次和调味,不是一个画面就把所有事情交代完,所以这次很坚持的部分是雷雕(封面上的小孔洞),当读者自己发现细节时,会有惊喜的感觉,这是另一种相当亲密的沟通方式。

翻开书,开始阅读序,你会发现字在下面,上头留了相当大版面的白,时而出现如同烟火绽放的图样,一边读着就像一边仰望夜空。原来,这也是书封设计巧思的一部分。将黑色的书封折进内页时,白色透过雷雕的小孔透了出来,就像闪闪发光的星星!原来如此,这是需要读者加入才能完成的惊喜呀!

折页的部分还特别加长了,可以当作书签。每一次折进页面,就会发现低头素质拓展阅读时,也可以有一片星空陪伴你,浪漫!北京拓展训练公司

访谈当天的早晨出了太阳,方序中立刻拿起书来对着太阳玩,阳光透过雷雕的星星照在书上,就像黑夜里的星空一样。说着说着,又兴奋地拿起书来为我们示范了一番。
#p#分页标题#e#

当我们听得入迷时,现实的声音咳了一声,是天下出版的行销企划主任,她说:因为成本的考量,从来没出过有雷雕的书封,这次真的是破天荒!

谢哲青和方序中连忙接着说,愿意多花这些工,读者是会感受到的,会愿意摸摸它、翻翻它,这些都是需要靠近看才能看清楚的设计,也相当符合书的主题。而且在原本的读者群之外,又增加了其它人关注这件事的机会,这就是设计有趣的地方,当设计只是解决问题和满足需求的时候就不有趣了,但是它可以附加更多或是吸引更多人来关注的时候,就是增加了独特的美感与想法。

拓展训练项目大全谈星星,也诉说着人的孤独、寂寞与流浪

人类为什麽要看星星?

谢哲青说,三万多年前就有人类对星星的记载,古代的壁画上有星星的踪影。人类tuanjian次萌发对美的感受,也许是在一天的辛勤过後,坐在地上看星星,感到宁静与平和。那个时候应该是还没有语言的,可是却能够把星星画下来,非常奇妙。

当人类对生活没有记忆的时候,生活里只有星星。

聊着聊着,谢哲青忆起在英国时那些孤独的夜,他说:不管你到了哪个guojia,只要纬度一样,星星也是一模一样的。而且星星有种魔力,会透过位子跟季节告诉你离家太远太久了。那些孤独的夜,除了影子之外,陪伴我的就是星星了。

对於一出生就有电灯照明的我们,很少有认真凝视黑夜的机会。谢哲青说,很多人会以为夜空是黑色的,但其实那是很深很深的蓝,像书封上字体的颜色,大家忽略了大气层是会发光的,它发光的时候天空是接近无限透明的蓝,这种蓝就是星空的本质,蓝色在艺术史里面代表对自由的向往与追求,也代表勇气,这是蓝色zui特别的地方。

凝视这件事,让我们在生命上有聚焦,同时又拓展对生命认知的可能,透过看星星来延展对世界的感受,尝试去碰触它们的界线,去了解它们之间的空白。

每个人都经历过孤独与寂寞这两种状态,但是谢哲青觉得寂寞是没办法被满足的。他说,我们的渴望很多,渴望被看见、渴望被触摸、渴望被听见。强烈的渴望会让我烦躁不安,好像被禁锢在玻璃里面,寂寞不是安静,是很躁动的,好像我们看到星星却无法感受它是炙热的,因为无法触摸。
#p#分页标题#e#

每个人与星星都有几次相遇

陨石是宇宙的流浪者。每一颗陨石都曾经是太阳,经过亿万年、百万年後渐渐冷却,每一万年降一度,从一万五千度降到两千五百度时,就开始收缩、崩溃、爆炸,四面八方散在整个宇宙,在经过百万年的流浪,才来到地球。所以我们握着的每一块陨石、每一样东西其实都是星星。如此科学的现象从谢哲青口中说出,竟也能化作美丽的诗篇。

谢哲青又继续说到,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块无法被别人了解的部分,相信序中的设计里面也有很多可能只有他了解的东西。而透过阅读这件事,或许可以在文字之中找到与你相同的频率。

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是设计师的生命历程

聊完了对星星的想像与观察,我们再请方序中谈谈设计书封跟设计唱片有什麽不同,他说:设计tuanjian是要解决问题和满足需求,第二就是看每个人讲故事的方式和美感表现。唱片一定会有一个主角,以人为主要出发点;而书的想像空间比较大,发挥空间更有延展性,不会有很具象的东西给你,需要从线索、过程里面找寻,再整理聚焦。

谢哲青接着说:文本完成交给读者後,就不在属於作者,所以我的书上不会有我的照片,只有在书腰上,书腰拿掉就看不到了,只留下谢哲青三个字。他希望把名字拿掉後,大家看到的是从艺术史来书写文化、人类的过往,甚至是设计师在作品上投注的心力。

是谁写的不重要,我会继续往前,这个作品是人生现阶段跟大家分享的生命的故事。

听起来相当有禅意,也可以说唱片是有我的状态;而书则是无我,是来自读者的投射吧!